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 包园动态 >> 媒体摘要 >> 两游包公园

字号:   

两游包公园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4年12月4日 10:26

    好事成双,去年,连着陪客人游了两次包公墓、祠。第一次是在六月份,天也很热了,一行十几人,来到包公墓园外,我说:“我这还是第一次来呢。”客人都作惊讶状,表示不可理解。进得园来,扪心自问,自己对古人真是大不敬了,包公故里,“易得真传”,就是从文化、文明的角度说,也该傍傍这位古今少有的大清官;耳濡目染,近墨近朱,怎么能“近而远之”呢?

    第二次游包公墓、祠,是一月以后,陪津门远客,一行四人,闻君、季君、鲁君、我,先游了香花墩上的包公祠。合肥景点不少,倒是包河附近这几粒玩处,似得了上天的点化,小巧、玲珑、朴质,再佐以典故芳名,再加上游客迹疏,真称得上点石成金、以少胜多了。

    气奇热,汗湿旎裳,绿丛中少女若花。先谒了包大人像,后议了我等只有中高级职称者配入哪等铡口(龙头不议,虎头、狗头似可选入)。再赏了廉泉(据说:再贪的官,饮了此水立时就廉了)。转而出香花墩,沿包河羁行,左手绿水漫漶,右岸浓荫匝地,一路行去,偶有两感:一感职官如米,与贪廉皆无缘,直若被排斥于社会生活之外了,让人耿耿于怀;二感天象酷热,再加上直面包公,有如谒阳,虽襟胸坦荡,亦觉汗颜,不知旁人可都像我。进得包公墓园,园内人不算多,也不觉少,搭眼望去,大都男如关、张,女若飞燕。一路咬文嚼字、旁征博引地看了。从墓道里上来,又去看包氏家属的墓园,进去才站稳,外头栏畔一天真无邪的女音失声叫道:“包公还有老婆啊?”

    一园人都大跌眼镜。待站稳了回头细寻那女孩儿,只见她:运动鞋,西短裤,寸发齐耳,眉清目秀。一一都览过了,转来在石凳上啜皖地佳茗“清水黄芽”。黄芽如雀舌,又如峰峦,沉下浮上,了无萍踪。静下来了,便觉天意略有和缓。也真是的,再过五、七天,就该立秋了;说穿了,那是另一番立意,自然也马虎不得。

    包公祠名扬海内外,这不,去年10月,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来到安徽,在合肥的七个小时中,他光参观包公祠就用去了92分钟,比原计划多了42分钟。包公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清官,在俄罗斯,清廉的官员同样会受到人民的爱戴和拥护,梅总理说:“我已经通过俄方电视台的前方报道,把包公传到俄国去了,包公这个人物和他的形象都宣传出去了。”梅德韦杰夫对园中的那口廉泉井很感兴趣,他让翻译为他念了关于这口井的文章:这口井为包公生前所挖,相传贪官污吏或心术不正者,若饮用廉泉井水,将上吐下泻,直到认错为止。梅德韦杰夫在园中闻花香、品徽茶、听古筝、学茶艺,心情颇好。(《合肥晚报》许辉 20014.12.3)

所属类别: 媒体摘要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